颯爽と走る鼯鼠

。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写的很烂,而且慢

是的我又来晒了!是我家目前(暂时)集齐了完整版的展示柜……!!

MGS1-4全套限定+20周年+25周年限定(是的没有买PW和ops的限定)

MGS1-4+ops+pw+幻痛全OST

部分乱七八糟的单曲OST和DVD

25周年限量2500套设定集

mgsv新川洋司签名限量200套版画

Gecco家的雕像目前只买了Venom的,兵人也是,然后预定了明年2月的naked venom,毕竟我只是个Venom厨嘛(笑

接下来想收的也没多少,随缘慢慢收吧……比较想要的就是义肢和幻痛限定机了……不过限定机目前来看可能是真的没地方摆(。所以说可乐妹什么时候把30周年限定给我吐出来……?

能够...

【mgsv】【V猫pwp】关于电击是好文明这回事

Venom Snake/Revolver Ocelot

Venom Snake/Revolver Ocelot

Venom Snake/Revolver Ocelot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其实这两篇挺早之前就写完了,一开始是写给基友的233她觉得还可以?然后今天七夕嘛就放上来假装我有在堇业好了。

其实压根没堇

正篇·电猫是好文明:新浪微博长图片

附送番外篇·关于??的抗性训练:新浪微博长图片

V猫预警。

WIP。还在思考背景用什么比较好。

本来设定的场景是:在得知了磁带的真相之后,深感被背叛的V决定去质问猫,顺便带上了枪。

然后做出来是:老婆,我回来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这到底是为什么嘛——!!!(摔

是的我又把3dmax装回来并且把Vray折腾好了……但是2017这版本没用过,灯光还在研究中(。用Vray渲染出来的漂亮多啦!

【MGSV】如果Venom捡回去的是Solid的场合

和基友讨论了一下这个梗2333然后笑翻,果然捡到SS就是通向HE的唯一道路(不是

有少量V猫要素注意

--------

·刚来到Outer Heaven的时候几乎不说话,会保持将近一个月左右的沉默期

·一开始会偷偷溜到主平台观察Venom,用的是之前在非洲捡到的望远镜,被发现了会瞪回去

·过了几次学会了躲在纸箱子里,没有用,会被DD闻出来,然后拖着衣角叼给Venom

·因为是小孩子,会被DD压住狂舔,最开始会害怕,但是DD很喜欢他,因为DD觉得他是好孩子

·(会抱怨说差点被Boss养的狗压断腿)

·...

【合金装备:幻痛】Gasoline【Venom snake个人向GMV】

听到这首歌的时候觉得很合适老父亲V,就自己动手剪了个GMV(毕竟没有 粮吃, 冷圈使人发疯),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用PR……希望大家一起吃刀片愉快。

(说起来怎么每次在什么坑都是产刀的

【MGSV】房间里的大象

Venom snake/ Revolver Ocelot,OOC有,很有,非常有,剧情沙雕,很沙雕,非常沙雕。
本着想看V猫的初衷割肉自食,但是好像并不好吃(。
-
“这听上去有点繁琐,但这是最有效率的方法。”

Venom snake注视着站在地图板前的Ocelot再度转了小半圈,右手的食指落在了有些褶皱的照片上,大头针钉在比掌心大不了多少的纸片上,尖锐的金属刺进了表示目标地点的黑色长方形色块中间,画面上的男人戴着贝雷帽,眼神冷漠,眼睛里没有一丝神采。日光穿过头顶的换气窗,随着眼前那条赤红的子弹带上下游移,不时亮起一道刺眼的,转瞬即逝的闪光,像极了夜晚闪烁在哨站之间的巨大探照灯,传递着某种神秘而无...

VS/山猫

瞎jb调色系列,XNA真好玩,我复吸了。

还没装3dmax和blender,也没渲染,直接从xna里拖进的ps,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再弄算了

基友问我你真的吃的是V攻猫受?

于是我tm也想了很久为什么这人总是一副被调戏的样子_(:з」∠)_

【MGSV】鸢尾的呼唤

VS/山猫。我尽力了,影帝猫真吉尔难写。
-
I said I'm a liar,that's not real 。
-
Ocelot将折叠的墨镜打开,举目望去,透过棕黑色的镜片,头顶滚烫炽烈的淡金色光线变得温和而不再刺眼,没有云,也没有回旋的野雀,只有寂寥的数声蝉鸣,遥远的从路尽头的树上传来。阿雷克里,这个位于俄罗斯南部的小城如今变得安静又祥和,还留在这儿的居民恐怕已经不剩100人了。在城外的大片土地上散布着零星的农庄和村镇,陈旧的高楼将天空分割成纵横交错的狭长细条,庞大的阴影笼罩着视线之外的角落。实际上,今天的温度不算高,依然有淡淡的凉意缭绕在身体周围,日光更像是薄纱,仅仅是虚有其表的覆盖在这片土...

【MGSV】蝴蝶效应

VS/山猫我觉得好OOC哦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左脸颊上多了一道伤痕。

既不痛,也不痒,它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了他的脸颊上,Venom snake调整了一下浴室镜子的角度,好让自己的侧脸完整的映照在镜面上。那条伤痕不算长,大约4厘米左右,从颧骨横贯到下颌,他伸出手,用指尖轻轻顺着这道狭长的轨迹划动,裂开的部分略微凹陷了进去,触感干涩,仿佛里面的神经和血管都已经枯死殆尽,只留下干瘪苍白的肌肉。

除去他对于这伤口的来历一无所知之外,似乎不过是道再普通不过的创伤。Venom snake凝视着光洁的玻璃中倒映出的图像,里面的男人抿着嘴唇,铁灰色的发丝与身后瓷砖的惨白色泽融为一体,淡蓝色的眼睛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