鼯鼠

。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写的很烂,而且慢

【辐射4·同人】长路漫漫(Long way down)第一节,亚瑟·麦克森/圣骑士丹斯

这一篇!!!我要给你们安利!!原文超级好吃!!!我一定要转一发!!!(๑•̀ㅂ•́)و✧

青檀:

标题:长路漫漫(Long way down)


原作:manic_intent


原文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374487?view_adult=true


授权:有


配对:亚瑟·麦克森/圣骑士丹斯


分级:PG 13(为了安全我会省略原文几百字……)


**********************


流言像野火一样在城堡中传开,第二天,亚瑟至少已经听到了关于骑士丹斯拯救骑士卡特勒那历时三周任务的悲剧性/英雄结局的六个不同版本。就连莎拉都很惊讶。


亚瑟不知道自己该对此作何感想。几个月前,他才在自己的终端上完成了一张秘密清单,记载了那些显然令莱昂铁卫印象深刻的事,那清单令人沮丧的短:


1、令首都废土重获净水-漫游者(三代主角)


2、摧毁英克雷-漫游者


他觉得现在再可以加上一条了:


3、花费三周领头在超级变种人的领地开展一次最终失败的搜索行动-丹斯骑士


但是即使这条也让人沮丧地不可思议。伟大的事迹总是会落到大人的头上。年仅十二岁,在亚瑟的经验中,还远远不是时候。


亚瑟整个早上都忙于侍从的任务,擦洗医护室,转送信息,帮衮尼编制清单:在堡垒,做一个麦克森并不意味着什么,亚瑟挺喜欢这一点的。大多数时候。其他的侍从并不怎么和他说话,特别是在他那次一起出去巡逻时不小心打伤莎拉(只是一点点!)之后。所以,在午饭后的一小时休息时间中,亚瑟都会悄悄爬过他在B翼发现的一个旧舱门,那最终通往一间可以俯视整个城堡的房间。它有宽大的窗户,开阔的视野,而且最重要的是,能保有一点点隐私。亚瑟在那里放了一个笔记本和一只铅笔,还有一只装着他秘密保存下来的纪念品的箱子。那些他不想被其他侍从取笑的东西。


今天,仍在为罗斯乔尔德学士的责骂而难过的亚瑟迟迟没有注意到通往他秘密阁楼的梯子微微移动了位置。直到他低声抱怨着爬进房间,才突然发现自己不是一个人,差点就惊叫一声一路摔下去。


钢铁般强硬的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毫不费力地把他拉了上来,安全地放在石头地板上。“抱歉。我不是有意要吓到你的,侍从。” 


亚瑟抬起头来,望着丹斯骑士的脸,惊魂未定。真挚、坦诚,而又英俊,亚瑟曾经见过其它兄弟会成员,无论男女,为丹斯所吸引的爱慕的眼光。作为那三周搜寻行动唯一可见的纪念,他眼睛上方的伤痕依然新鲜,泛着丑陋的粉色,浓密的黑发整洁地梳向后方。丹斯至少比亚瑟大十岁,看他个子更高,肩膀宽阔,坚实的肌肉撑起了所穿的橙色兄弟会制服。


“丹斯骑士。”亚瑟希望他的声音不像听起来的那样尖锐。


“抱歉。”丹斯再次真诚地道歉,然后他眯起了眼睛,更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亚瑟的脸。亚瑟听天由命地等着。他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你……你是亚瑟·麦克森,对吗?”


“呃,啊。”亚瑟无精打采地回应道。作为一个麦克森并不意味着他可以免除侍从的职责和罗斯乔尔德的责骂。有时一些大人会表现得很奇怪,特别是初次见面时。从高人一等的消遣到令人不安的敬畏再到彻底的猜疑他都经历过。


“哦。”丹斯苦笑了一声。这倒挺新鲜的,同情。“抱歉。”他又一次说。“我以为这间房间是废弃的。呃,我发现了这本笔记,我……”


亚瑟慌乱地从丹斯手里夺过了他的笔记本,红着脸把它塞回了他的箱子。“这是私人物品!”


“我没有意识到!抱歉!”


“你还拿了其它东西吗?”亚瑟飞快地检查着箱子。


“没有,我甚至没有看过箱子里面。我发誓。”


愤怒很快变成了全然的尴尬。丹斯看了他的笔记本,他所有那些傻傻的诗和涂鸦。更糟的是,亚瑟对着一位骑士大喊大叫。“抱歉,”亚瑟闷闷不乐地说。“我在大吼大叫。那越矩了。我可以解散了吗?”


“不,等等。”丹斯立刻道,然后叹了口气。“我们可以从头来过吗?我真的只是到这里来寻找点私人空间的。我猜你也是,对吗?不用管我是个骑士而你是个侍从什么的。我只是……想安静一会儿。”


“哦。”亚瑟有些好奇。“为什么?”


“下面所有那些人,他们要么想谈谈他们知道的卡特勒,要么想告诉我开枪打死他是对的,要么想谈超级变种人。我只是……只是想静静地缅怀他。抛开所有那些杂音。” 


亚瑟犹豫地打量着丹斯。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报告里都说着同样的事。丹斯发现卡特勒骑士感染了FEV,于是给了他一个干净利落的死亡。最终丹斯就这么走开,望着窗外。亚瑟犹豫着该爬下梯子还是说点什么,但最后还是有点困难地吞回了自己的疑问。但他也没有离开。这里是他的地方,就亚瑟看来,丹斯是个入侵者。他捡起了笔记本,坐到他的箱子旁,翻到了最后一页,恼怒地发现丹斯好奇地看向他。


“怎么了?”亚瑟愤愤地说。


“没什么,我只是,嗯。”丹斯转开了头,咬着嘴唇。


“你并不想谈论发生了什么,是吗?”亚瑟恼怒地指出。“那么我也不会追问。但这里是我的地方。我不会走的。”


“啊。”出乎亚瑟的意料,丹斯微笑了起来,那笑容如此灿烂,让他的目光都柔和起来。“谢谢你。”


亚瑟草草地点了下头,竖起膝盖,在腿上抬高他的笔记本,那样丹斯就看不见他在写什么了。


“侍从们不是一般都在一起消磨时光吗?”


“是啊。”亚瑟尖锐地回答。


丹斯打量了他一会儿,然后再次望向窗外。“那一定很艰难。被排斥在外。”他仿佛没有注意到亚瑟紧绷起来。“当我加入时……我和卡特勒是那年唯一的废土人。见鬼。作新兵我们年级太大,是作为高级侍从加入的-我们也是唯一没有顺序递升的。所以,大概有一年左右吧,我们那届的人除非必要,根本不和我们说话。”


“你……”亚瑟犹豫了一下。“恰好不走运。”


“现在依然如此。”丹斯苦笑道。“即使是铁卫也不那么喜欢废土人。”


亚瑟被激怒了,进入了戒备状态。“她当然有自己的理由。” 


“也许吧。但是成为兄弟会的一员是我生命中最宝贵的事。我很高兴有机会被招募。我们不可能都是’纯血’。”丹斯温和地说。


“我不是那个意思。”阿瑟含糊地说,有些羞愧。“一旦你成为兄弟会的一员,那些就没有意义了。钢铁为系。没有什么阶层之分。”阿瑟飞快地说。“我一样要逐级递升。和其他人一样。”


“我不那么认为。”丹斯再次带着同情温和地说。“而且你-和其他的侍从-也都明白这一点。我知道孤身一人的滋味。我能说的只有……最后一切都会过去的。孩子有时对待彼此会很残酷。”


阿瑟怀疑地皱起了眉头,但是丹斯的目光转回了窗外,那里传来了加特林机关枪开火的声音。于是阿瑟决定什么也不说了。他想要的并不是同情。尤其当那是来自于一个大人的时候。 


*******************


·第一节·end

评论
热度(10)
  1. 鼯鼠青檀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一篇!!!我要给你们安利!!原文超级好吃!!!我一定要转一发!!!(๑•̀ㅂ•́)و✧
©鼯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