颯爽と走る鼯鼠

。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写的很烂,而且慢

【Booker/Corvo】Songs in red and grey(三)

我来填这个神tm去年的坑了……问题是我突然发现第三章是我去年就写完了的,为什么我没发呢……结果拖到2都要出了……
看来我这个月要爆肝了,不打群星和CK2,再打砍手

1|2|

3.

他睁开眼时看到的第一样东西是晌午的阳光,从百叶窗和脏兮兮的窗帘间的缝隙中艰难地挤了进来,落在了他的脸颊上。布克揉了揉眼睛,他感到眼球发涨,而且痛的厉害,散射的阳光弄得人晕头转向,更别提还有飘浮在空气中的颗粒般的尘埃。

他想他昨天晚上准是又喝多了酒,就连自己到底身在何处都弄不大清楚,窗外若有若无的涛声让他稍微安下了心,稍微擦了下脸上的汗水,布克掀开被子,逐渐让自己依旧发软的双腿在地板上站稳,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空的玻璃杯,还残留着几滴液体,他凑过去,那里面什么也味道都没有。

那些还留在记忆里的碎片——会吃人的老鼠,有着古怪眼神的船夫,还有戴着骷髅面具的男人——荒诞的正如一幕劣质的幻想剧,只在最劣质的小剧场里才能见得到,如果他怀疑这是否真实存在,恐怕他的脑子多少也出了点问题。布克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典型的小酒吧里的客房,角落里永远放着散发着一股发霉气味的衣柜,还有七歪八倒,附庸风雅的印刷油画。他想准是他昨晚上又喝多了酒,被哪位好心的酒吧老板收留了一宿,只是他身上现在一穷二白,恐怕付不起酒钱和房费。

当他拉开窗帘的时候,刺目的阳光连同大海的咸腥味一道从窗户里飘了进来,不远处是矗立的灯塔,海浪上泛着雪白的泡沫,缓慢柔软地攀上了礁石,又再度退了下去。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布克收回了视线,全天下的灯塔都长一个样,没错,但哥伦比亚可不是建在悬崖峭壁上的,从他的房间里正好能看到吞吐着黑烟的烟囱和林立如墓碑般的房顶,还有拖曳着缆绳的捕鲸船,如果不是他还没睡醒,那大概就是他昨晚的噩梦成真了。

他突然有点想笑。

所以当科尔沃推门而入的时候,他看见的是正在费力地把自己塞进一条长裤里的布克,那条裤子的对于他来说显得多少有些小,缝线的地方都被撑得涨开,就连线头都隐隐约约能看的见。显然布克还没有发现他的来访,仍然在折腾那条可怜的裤子——他想多少应该请塞利斯塔来改改这件衣服,这原本是属于科尔沃的,在趟过下水道和顿沃的贫民窟之后,布克的裤子就已经破的没有形状了。

他们昨天晚上回来的太晚,这位先生在一楼见了威士忌就走不动路,他不得不陪着布克,虽然大部分都是萨缪尔在喝,老船夫难得碰上一个酒量和喝法不那么贵族的家伙,一来二去两人勾肩搭背地像是认识了几十年的老朋友。所以当布克开始趴在吧台上大哭的时候,科尔沃觉得自己还是出去透口气比较好。

至少他不想陪着一个痛哭流涕的家伙谈心,然后“再来一杯”。

他一直很有耐心地等待着他们喝光所有能找到的酒,布克晕乎乎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科尔沃及时地扶住了这个烂醉如泥的家伙,男人一身浓厚的酒味让他有点不舒服,尤其是布克执着于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最终他不得不妥协了,架着这么个沉重的醉汉回到房间里去,还得看着布克摇晃着发软的双腿,慢慢把自己折腾到床上去。

科尔沃不是没见过醉汉,每个人都有沉溺在酒精里的原因,但不论什么原因都不是一个人选择沉沦和放纵的理由。他抱着手臂,靠在门边,塞利斯塔端着烛台从他的身边经过,借着从身后晃过的烛光,科尔沃发现自己实在是无法忽视倒在地板上,烂醉如泥的布克。他叹了口气,走过去把安静地像是刚断了气一样的男人从地上扶起来,他还能有什么选择呢?

说到底,科尔沃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可就算是布克刚到这里就给他惹了不少麻烦,这毕竟还是他的工作,他根本就没什么可以抱怨的。在上楼之前,他还去柜子里翻了个干净的杯子,给布克倒了杯水。

站在门口,科尔沃一时也不知道该不该进去;艾米丽依旧不知身在何处,他根本不愿意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再浪费一秒钟了,但无奈的是,他同样也知道宿醉之后的人有多么难搞,算了吧,如果说从这一系列的事件里他学到了些什么,那就是人最好有点耐心。科尔沃转过半边身子,斜靠在门边,将视线略微移开了点。

“Fuck,the,Bitch。”

显然,布克终于耗尽了全部的耐心,他把裤子扒了下来,在手里揉成一团,狠狠地扔在了床上。

喔,这倒是始料未及。科尔沃眼见布克骂骂咧咧地打算连衬衫也一起脱掉,他不得不咳嗽一声,算是打了个招呼,也顺带提醒一下布克多少注意一下个人形象。

“早上好,德威特先生。”

布克陡然转过身,他的手里还拎着皱巴巴的衬衫,衣冠不整,满脸疲惫,眼睛瞪得老大,浑身上下除了一条内裤之外一无所有。科尔沃只得努力地将自己的视线转向满是蛀洞和污渍的墙纸,仿佛那上面正挂着一副索科洛夫的名作一样。

“哦,你是昨天晚上……”

科尔沃的黑色风衣令他再次想起了那些他竭力想要遗忘和回避的事情,他甩了甩头,迫使自己清醒了些。面前的男人脸色苍白,紧紧抿着嘴唇,一头乱糟糟的黑发明显没怎么经过打理,他很难把面前这个身材消瘦的男人和昨夜若无其事放出老鼠啃噬尸体的……杀手联系在一起。很快,他意识到对方正盯着他看,那双深棕色的眼睛里蕴含着些他不太能理解的东西,但剩下的他懂——科尔沃不信任他,甚至是本能地排斥他。

虽然早就习惯了人们的态度,布克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

该死的,我又做错什么了吗?

“是的,德威特先生,您看起来休息的不错。”

布克瞪着科尔沃,试图从对方的脸上找出一丝嘲讽的意思。他失败了。科尔沃甚至连语调都没有一丝一毫的起伏。

“啊,谢谢你。”他咕哝着,一时不知道是该捡起裤子,还是就这么破罐子破摔,“感谢招待,除了床有点硬。”

“把您的裤子给我吧,”科尔沃叹了口气,伸出裹在黑色手套中的右手,心里暗自决定还是别说出裤子的来历了:“我来让塞利斯塔想想办法。”

布克犹豫了一下;他的手缩了回去,最终还是慢吞吞地把自己的长裤递了过去。“这多不好意思,安塔诺先生。”他补充道:“我是说,多麻烦你。”

“你叫我科尔沃就可以了。”

科尔沃·安塔诺转身出门,把布克一个人留在了这间又小又闷的卧室里——阁楼,布克抬起头,他清醒了点之后才发现这里是阁楼顶上的储物间,一点温馨的感觉都没有,角落里还堆放着两三个破烂不堪的衣柜。茶几上是一张传单,还带着油墨的气味,上面印着的正是戴着面具的科尔沃。通缉令,他把纸放下,这里看起来就像是爱国者和逃犯的据点,不像是间正儿八经的酒吧。

他简直不愿意去想自己到底卷进了什么麻烦之中,布克深深地叹了口气,他甚至连预付款都没收到,可是这些蛛丝马迹背后却隐藏着什么让他动心的东西,一些——除了古怪,荒诞的形容之外——他发现自己其实还挺期待的。

没过多久,科尔沃就回来了,手里拿着另一条裤子,这一回他没守着布克,而是关上了半掩的门。他早该这么做了,布克迅速地套上了裤子,在重新拧开门之前,他拿起玻璃杯,将里面剩余的最后一丝凉水饮尽。

 

这个上午真是漫长到让人苦恼。

布克揉揉发涨的太阳穴,跟在科尔沃身后慢慢走下了楼梯。那些年久失修的木板在皮鞋的践踏下发出不堪重负的嘎吱响声,仅限于他,科尔沃的脚步轻的就像猫一样,那双看起来厚重又陈旧的靴子在地上几乎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这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并不多话,布克盯着科尔沃的后背看了一会,想到。出于直觉,他认为这都是因为顿沃本身的气氛就是压抑又阴暗的原因,虽说哥伦比亚也好不到哪里去,但起码不会有尖叫着朝人类冲过来的尸体。

“我们现在要去哪?”

科尔沃停下了脚步,他们站在酒吧的大厅里,这里空无一人,空气里飘荡着几缕灰尘,一阵微风吹过,带起了科尔沃的发梢。他转过身,直视着布克的眼睛,在那一瞬间,布克的内心里涌起了一阵奇怪的冲动,他在科尔沃的双眼里看见了莫名的疲惫和绝望。这个人不像他,他酗酒,颓废,心中想的只有如何打发剩余的时光,他原本以为科尔沃是个更加……冷漠的人,要么就是和他一样,科尔沃也经历了某些痛苦的事情,只不过他没得理由逃避而已。

布克不禁感到了一丝难过。艾米丽,那个女孩也是他的女儿吗?

“我希望你还没有忘记我们的合约,布克先生。”科尔沃移开了视线,慢慢地说道。

“好的好的,我记得,我们要找艾米丽,是吗?”

他的脑子里总算是给他过滤出了点东西,这答案明显不能让人满意,但多少算是保住了他的饭碗。科尔沃的脸色略微缓和了点。他自顾自走到桌旁,拿起威士忌酒瓶为自己倒上了一杯,布克站在一旁,说实话,他很想把酒瓶拿过来,再给自己也满上一杯。

实际上他不会这么做的,只不过假装和内心的矛盾挣扎了一下而已。

“她是你……非常重要的人吗?” 

科尔沃点了点头,“我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我只想尽快把她找回来。”他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是打住了。

“我们会找到她的。”布克安慰道,“我向你保证,我会尽我所能。”

科尔沃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他不明白为什么界外魔要把这家伙带到这里,他需要的不是一个潦倒的酒鬼,而是能够帮助他救出艾米丽的人——哪怕是塞利斯塔都能帮上他的忙,而布克?他看起来就是个普通人,而他的意志力甚至比普通人还要薄弱。他既无力抵御诱惑,也无法抵抗恐惧,在面对这座弥漫着腐朽和黑暗的气息,甚至连老鼠都能轻易咬碎人类喉咙的的城市时,恐怕他连五分钟都活不过。

他要怎么带着这种人去和摄政王对抗?

“好。”

最终,他简短地答复了布克的话。科尔沃不相信布克,但他会试着相信界外魔,如果这位异界的来访者不想让顿沃城的滑稽戏这么早就落下帷幕,恐怕他还得在这个乱摊子上多活一阵子。换句话说,若是想给他添点麻烦,办法多的很,没必要特地从另外的世界里捞个白痴来送死。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科尔沃转过身,他直视着布克的眼睛,后者毫不犹豫地回以一个挑衅的笑容。

“请稍等,德威特先生,”他向后退了一步,抱起手臂:“我想,首先您需要一套全新的装备……毕竟这可不是什么过家家游戏。”

“喊我布克吧,科尔沃。”布克在最后那个名字上刻意咬了重音,音节听起来有些扭曲的滑稽感,“我希望我们两能相处的愉快点。”

“啊,好吧,好吧。”

这家伙实在是叫人恼火,虽然他也不知道火从何处起。科尔沃耸耸肩,他转过身,不想再搭理布克。

-tbc-

*说起来原作里布克的战斗力其实挺强的,毕竟老兵,徒手拆飞艇拳打机械爱国者脚踢哥伦比亚卫队什么的简直easy,但是现在的布克,还没拿到他的魔法技能啊……(挂钩神器也没有,难怪科长嫌弃你科科科

*两个蠢爹要组团去刷摄政王了hhhh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