鼯鼠

。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写的很烂,而且慢

【AE】Perhaps,Perhaps,Perhaps(二)

OOC!醒目!

挨揍高调作死,老二依旧耿直,馆长继续坑队友。 

可是老二,你知不知道挨揍连你家图书馆密道在哪都一清二楚啊。

2. 

Altair端着茶杯,凝视着窗外的细小雪花,地上的积雪还在加厚,他只觉得头疼,即使是上好的茶叶——来自1780年的伦敦,表面还漂浮着一层若隐若现的白色泡沫——这可不是什么随处可见的垃圾货,但还是缓解不了多少。天空现在是一大片阴暗的灰色,雪花持续不断地飘落,殊无半分热度可言,他想到了半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不禁摇了摇头。 

暴风雪从昨夜开始降临在了马西亚夫的上空,除了早晨稍稍有那么几个小时的阳光外,徘徊的阴云恒定地笼盖了整个天幕。雪,Altair想到,真不是时候,如今的马西亚夫冷的就像个冰窟,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他本希望能够用一个灿烂的晴天来招待远道来访的Ezio,而不是怀着连他自己也不知从何而来的歉意——毕竟,就算是金苹果,也掌控不了气候,不是吗?——陪着裹在滚边厚毛皮斗篷里的Ezio缩在火炉边取暖。 

不远处的悬崖上结了层厚的可以反射出人影的冰层,但即使是站在窗户前,一直盯着看,也没办法让它们融化。Altair转过身,将茶杯放在了桌上。他本想再多在这里待一会,但就在他抬起头的时候,他发现了他并不是这房间里唯一的访客,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背对着他,专心致志地研究着墙上悬挂着的一副巨大的地图。Altair皱起眉,答案几乎是一瞬间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确定自己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人闯入了这里。似乎是察觉到来自背后的视线,面前的男人转过了身,带着热情洋溢的笑容,张开了双臂,看起来像是打算要给他一个拥抱一样,但依旧纹丝不动的双腿却显示出他根本就没有这副打算。 

“上午好,尊敬的大导师。” 

Ezio的声音依旧带着一丝说不清的戏谑,Altair好容易才忍住质问这家伙又擅自闯入的事情,平易近人,他想起Malik说的话,平易近人,因此他仅仅是单纯地“嗯”了一声,将一贯简短又尖锐的指责全部咽了回去,他的头又开始痛起来了,肩膀也觉得很不舒服。 

因此Altair只是重新端起了茶杯,抿了一小口。这对于Ezio来说似乎是始料未及,他眨眨眼,对于突如其来的冷场显然有些不适应,过了一会,他像是放弃了思考般地摇了摇头,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地图上。但很显然,他没有之前那么专注了,像是一大半的注意力都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一样。 

一时间双方都愣了一下。 

“如果您没有别的什么事情的话……” 

“等等。” 

话一出口,Altair陡然就后悔了——他根本就没想好到底要说什么,事实上如果不是Ezio像往常一样不打招呼就闯进了他的房间,他恐怕会在这里一直盯着对面的冰壁发呆。但既然话已出口,从理智的角度,他只能设法找点什么事情做。这种时候更加容易让人手足无措,但好在大多数时候,人们总会把大导师的沉默当做沉思或是置之不理,很高兴Ezio也是这么想的,他正低着头,注视着地板,不时用手揉了揉鼻子。 

而且,Altair想,他看起来并不介意之前发生的那件事。 

“去图书馆走走?” 

老天,他觉得自己听起来还是挺像发号施令一样。 

“如您所愿。” 

这真是太好了。Altair转过头,确保让脸上一闪而过的喜色不被发现。 

“但是,我是说,如果您可以给我二十分钟……” 

“好。” 

二十分钟就二十分钟,Altair毫不犹豫地给这个约见敲上了最后一根钉子,还用力地将锤子往上砸了好几记,确定它永远也不可能会被拔出来。很快,他又对自己的随机应变感到了一阵奇特的自豪感,室外暴风雪一刻也没有停歇下来的迹象,这时候,提出去观星或是去参观什么陡峭的山岩,显然无异于自找没趣。而图书馆,显然,他既能向Ezio介绍这些珍本和善本的渊源,也能尽情沉浸在二人世界的海洋里。

他深沉地朝着Ezio点了点头,目送着对方消失在了视线中。

当他推开门,走进呼啸的风雪中时,他发现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人,Altair顺利地在一大片雪白中挑出了一身黑袍的Malik,他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目的地,仅仅是在四周闲逛而已,雪还在下,将他的头发几乎全染成了白色,他显然没注意到Altair,因此当他接近他的朋友时,Malik,仅仅是看起来严肃无比而已。

“Malik,你当时为什么要那么说?”

Malik看着他叹了口气,指了指远处的马西亚夫城堡:“你可以选择让那小子和马西亚夫的姑娘们腻歪在一起,我没意见。我想你也该在冷风里清醒一下你的脑子,Altair。”

“但是……”

他违抗不了Malik苛刻的目光,有些不自然地低下了头。

“我想你明白,要是这小子一天到晚追在姑娘后面跑,你大概这辈子都没什么机会,Altair。”Malik的口气稍微柔化了一点,“你要尽可能地在他的面前表现,让他意识到你的存在感,懂吗?”

Altair说他明白了,同时也明白到了另一件事:或许这个追求的过程要比他想象的还要困难。Ezio几乎都察觉不到他的感情有多么的浓厚。

事实上,半个小时前,当Ezio兴致勃勃地穿过马西亚夫城墙上的长廊时,他正和Malik讨论接下来他该怎么办,Malik坚持说他应当采取保守的行动,而他则对保守行动的效用和所需要花费的时间提出了质疑。他们看起来似乎太像是专注于辩论某个艰深的学术性问题了,因此没有一个刺客愿意靠近这个角落。当他们争论到“是否应当人为制造一个战斗的局面”这个话题时,Ezio出言打断了他们。

“尊敬的大导师和宣教长,原谅我无意打断,我只是想问一下,海迪耶小姐在何处呢?”

他问的是一位马西亚夫的刺客,上一次Ezio来访时,他们聊的非常愉快,时常能见到这位刺客大师和她成双入对的身影。

“她不在马西亚夫。” 

这时,Malik冷硬的声音插了进来,他皱起眉,不愉地打量着浑身裹在一身黑色毛皮里的Ezio。Altair本想说海迪耶就在训练场,但既然Malik这么强硬地打断了他的话——他相信他的朋友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所以他明智地敛口不言。 

“哦……那可真是遗憾。” 

Ezio似乎还絮絮叨叨地抱怨了些什么,然后他才歉意地冲着Altair笑了笑,仿佛是在说,拿着种事情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你怎么可能不喜欢一个有着这样笑容的人,即使他和你是同性呢?尤其是,当那双眼睛诚挚地望向你的时候——Altair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去想这温柔诚恳的视线曾经让多少女孩坠入情网——Malik又在旁边哼了一声,他永远置身事外,所以他才没办法理解他的感情。

“我想,你可以……”

就在他打算说点什么,让话题继续下去的时候,有节奏的脚步声由远至近地响起,Altair本能地抬起头,原本流淌而出的话语瞬间化为了一个单音,话茬也随之中断消失,没人在意,因为——他几乎不敢转过头去——Ezio同样看见了迎面走来的人,就是两分钟前,在Malik口中“不在马西亚夫”的海迪耶。

那个亚麻色头发的姑娘正抱着厚厚的一摞书走了过去,她显然注意到这三人……奇怪的组合,看起来她显然有些犹豫,不知是装作没有看见,转身就走,还是把书放在雪地上,上前行礼。最后,她勉强朝着这边点了点头,若无其事地离开了这里,当然,她也没有错过Ezio抛过来的一个撩人的媚眼。

“我想她是从任务中回来了。”

Altair喃喃地说道。

“噢!这可真是惊喜!不好意思,恕我失陪了。”

“没问题,请便。”

这就是事情全部的经过,简直是一场灾难,即使他承认Malik说的很有道理,但他更担心影响自己在Ezio心中的形象。没人会喜欢一个爱说谎的人,不是吗?即使是因为爱情之类的原因。

当Altair再次将视线转回Malik的时候,他的朋友反而不去再看他了。

“你没什么事吗?Altair?难道你的时间已经充足到可以浪费在闲聊和这些愚蠢的问题上了吗?”

他只得承认自己还要赴一场图书馆的约会,然后在自己朋友近似怜悯的视线中落荒而逃。

雪还是没有丝毫停歇的迹象,刚走了几步路,Altair就觉得自己的靴子里仿佛都塞满了冰冷的雪水,沉重又潮湿。不知是好运还是活该他倒霉,在告别了Malik后,他很快被Ezio给拦了下来。

恐怕他今天上午就得和这两个人纠缠不清了,Altair停下了脚步,静静地等待着对方先开口。老话说得好,只要你表现得足够真诚,总有些人会被你打动,如果Ezio是来兴师问罪,他不介意替Malik道个歉。但也仅此而已。

Ezio深吸了一口气,他让唇边逸散出的白色雾气彻底消失在了空气中,才慢慢地说道:“大导师,我必须向您道歉。” 

“为什么?” 

“因为,”Ezio摇摇头,诚恳地说道:“似乎我追求那些美丽小姐的行为引起了A-Sayf先生的不满,”他把Malik的姓念得就像是一个印度人的名字一样,“或许为了避免这种不快,我觉得我应该暂时离开这里,回到佛罗伦萨去……” 

“不,我想,无论如何,没有这回事。” 

他的头痛更加严重了,而且还得继续向撩菜狂魔Ezio·Auditore先生解释,不,不需要这么早回去,那位A-Sayf先生对谁都这样,“就像个看着跑到他的地盘上乱蹦乱跳的白痴一样。”这句话引发了Ezio的意料之中的笑声,看起来这句十年前就被他们发明出的俏皮话依旧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您真是太亲切了。”

Ezio停下了笑声,他伸出手,撑住了膝盖,方才的那个笑话看起来让他又差点背过气去了。Altair静静地等待着他逐渐平复下急促的呼吸,注视着扶着墙笑个不停的Ezio,他哼了声,望向了旁边,心里逐渐涌起了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说句实话,您真的是个非常完美的朋友。”

“那你为什么不喊我Altair?”

“哦……好的。”

Altair注视着面前笑的开怀又爽朗的Ezio,明明事情是朝着一个良好的方向进展而去,可是他就是觉得不知所措。

-tbc- 

*下一章,耿直的老二领着挨揍去看星星谈哲学

评论(6)
热度(75)
©鼯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