鼯鼠

。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写的很烂,而且慢

【AE】Perhaps,Perhaps,Perhaps(一)

本来想写个短篇,一口气写完的,不知不觉就是拖不到重点……噫。

来自我和599的脑洞,情商正(gan)直(ren)的二呆追求情商正(bao)直(zha)的挨揍的欢乐向恋爱梗。

生贺拖到现在还拖成了个tbc599我对不起你……泣。

 @作战型59 

-1.0

Altair停下了脚步,他踌躇了一下,径直朝着街对面一间看起来平凡无奇的房屋走去。他推开门,坐在桌旁的见习刺客急忙站起来行礼,那个年轻人有着一头浅棕色的短发,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激动和惶恐。Altair认得这孩子,Malik很中意他,几次在他的面前提起过。他随意地挥了挥手,示意对方放轻松。

接着,他迅速地绕过了宽敞的前厅,踏入了光线明亮的书房,他要找的人正面对着书架,看起来放在最上排的书让他感到了有些棘手。Altair大步走了过去,将手放在了书脊上。

“我来帮你吧,我的朋友。”

“不用。”

Malik翻了个白眼,他挡开了Altair的手,费力——但是很顺利地——将那本书抽了下来。不论是什么时候,即使现在他们的感情已经修复如初,Malik那面带讥讽的笑容,不苟言笑的性格总让Altair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但他了解自己的朋友,Altair自觉地让开了路,好让Malik能走到他的书桌边坐下。

“有什么事?”看起来今天的宣教长心情不怎么样,甫一坐下,他就直截了当地提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我想请你帮个忙。”

他的朋友,这个马西亚夫最具有智慧的人用看白痴的眼神瞟了他一眼,摊开了书页。

“我想不到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Altair。”他说,将书向后翻了一页,“如果是上个月法国小子送来的设计图,我已经让阿米尔整理好了,等等,你别说话,让我猜猜。”Malik抬起手,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大马士革分部的报告在你左手第三个柜子第二格,关于金苹果资料的汇总已经送到马西亚夫去了,还有,在你跑去佛罗伦萨考察的期间所有的事情我都帮你处理好了,文书放在第二个柜子……”

“我想你是在抱怨,Malik。”

Altair盯着他瞧。

“我没抱怨。”

“你在抱怨。”Altair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歉意,毕竟他这次真的是有事相求,“听着,Malik,我……”

Malik耸耸肩。

“你到底有什么事,”他皱起眉,说道:“我没空和你兜圈子。”

“我……”

他深吸了一口气,这一路上他想了无数的说辞和理由,他要把话说的圆满通畅,从逻辑和情理上挑不出一点问题,同时还要尽量不影响他的朋友对他的观感——即使他对这一点不抱任何期望。可临到事情即将发生的时候,Altair发现自己还是会感到莫名的手足无措,他竭力不把内心的慌乱表现出来,即使他早就预设好了Malik可能的一系列反应,这不可能是场温情、理解性的和关怀的谈话,但是……好吧,他就是紧张了。

“Altair,我很忙。”

Malik的声音让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沉默太长时间了,Altair舔了舔嘴唇,稍稍润湿了一下干燥的喉咙。过了没几秒——他早就把那些条理分明的理由抛到了不知哪个角落里了,单刀直入,干脆利落——当第一个音节落在空气中的时候,一切都变得顺畅无比了。

“所以你让我教你怎么追女孩子?”

这一次,Malik翻动书页的手悬停在了半空中,他看起来像是拿不准是该把书直接朝Altair的头上砸下去,帮朋友清醒一下,还是直接把书扔到Altair的脸上,让他去找点事做;他就那么僵在那里,慢慢地吸收着对他来说显然太有冲击力的消息。

“不是追女孩。”Altair反驳道。

“你脸红了。”

“这里太热了。你没开窗。”

“坐下,我给你去开窗。”

他老老实实地在椅子上坐下,Malik打开了所有的窗户,他甚至喊阿米尔打开了头顶的天窗——Altair很感激他并没有解释马西亚夫的大导师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但是,他想,如果这孩子问的话,大导师的形象怕是会一夕崩塌——头顶的阳光丝毫没有缓解屋内炎热的环境,反而加剧了他内心的窘迫。在此期间,他想,或许Malik是给他个冷静下来的时间,搞不好还有让他主动自觉地承认恶作剧并不是个和朋友增进感情的最佳方式。

终于,Malik坐了下来,又给了他一个看白痴般的眼神:“好了,现在告诉我你不是认真的。”

“我不是追女孩。”Altair固执地重复了一遍,他没发现自己已经压低了声音,“我是说,我要追,嗯,追求Ezio。”

“等等,你说你要追求的人是谁?”

“Ezio,Ezio•Auditore。”

“不好意思?”

“就是你口里那个’风流骚包不正经但是关键时刻比你靠谱而且比你勤快也懂得尊重人除了喜欢撩菜之外没有什么缺点’的Ezio•Auditore。”

“这是你唯一一次完整的听进了我的话,Altair。”

不是女孩。

是Ezio。

瞪着对面满脸通红的Altair,Malik突然觉得自己似乎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这个朋友,比如在恋爱对象的选择方面,至少这一点他是始料未及。但他心里隐隐的升起了另一种感情,他感激Altair对他的信任,很快,这股细微的水流也消失的无影无踪,问题就在于此,他并不想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感受到来自友人的信任。

我看上去很像是情感顾问之类的角色吗?

Malik合上书,手肘撑在了桌上,他眨了眨眼,让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不那么凝重。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想问问Altair到底是怎么喜欢上Ezio的,不,Malik甚至觉得以他的性格,很有可能自己都没太弄明白,他的询问只是白费功夫。就把这当做是Altair一次寻常的大脑短路来接受就好了,他一向很擅长开导自己。

“但是他喜欢女孩,Altair,上个星期还有人告诉我说他去向花园里的姑娘们大献殷勤,弄得她们非常尴尬。”

“这就是为什么我需要你帮忙。”Altair诚恳地说道。“三天后他要来马西亚夫拜访,我邀请他了。”

果不其然,Altair这是有备而来,他脸上的红晕略略褪去了一些,却依旧醒目。

“Malik,我的朋友,我不想错过自己的直觉,我……”

“情话先省省。”

 他还能说什么呢?指责对方的愚蠢和固执吗?这两点他早就知道了,而他最反感的事情之一就是喋喋不休。Malik叹了口气,今天他格外有叹气的冲动。

“我尽量帮你,好吗?所以收起你那副蠢表情。”

“那你有什么建议吗?”

“你告白了吗?”

“还……还没有。”

很好,还算有救。

“在确定他喜欢你之前,如果不想让他讨厌你,别说。”

“我明白了。”Altair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郁卒的表情,“我都写好信了……”

“还有,我建议你试着平易近人一点。”

“平易近人?”

很明显,Altair丝毫没有理解到这个词的意思。

“你是马西亚夫的大导师,所有人都很尊敬你。包括那个佛罗伦萨小子。这样一来,没人会把你当成一个平等的……身份,你就像他们的父亲和兄长一样。”

“我明白了。你说的很对,Malik。”

Malik盯着他,试图从Altair的脸上分辨出到底是在逞强还是真的懂了。

“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知道了。多谢你,Malik。”

Malik不置可否地抬起头,将视线转移到了墙壁上悬挂的一张挂毯上,那张毛毯用了白色,红色和蓝色的线织成,他多半已经忘了Ezio究竟长什么样子,至少他记得那条亮红色,还绣着花纹的披风。

“那我先回马西亚夫了,我的兄弟。”

“嗯,再会。”Malik递上了一个眼神,权当告别。

确认脚步声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Malik才终于完成了暂停了许久的动作——把脸深深地埋进手掌心中,吸气,吐气,吸气,吐气,直到额头的阵痛稍微缓解了一点为止。他抬起头,紧闭双眼,却着实难以想象Altair主动追求他人的样子。这下,他想,恐怕马西亚夫又得鸡飞狗跳一阵子了。

“阿米尔!”

听到他的喊声,年轻人急忙跑进了书房里,看起来他正在誊抄一份文书,斑斑点点的墨水在胸口留下了大块大块的水痕。他的右手还捏着笔,依旧是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跑进书房后,他才意识到那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笔,Malik注视着他慌忙把笔插进了袖子里,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收拾一下东西,我要回马西亚夫了。”

最起码,Malik想,他不能让他最好的朋友,好吧,或许这个词要打个折扣,他不能让Altair太失望,毕竟这恐怕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主动对一个人动心了。

-tbc-

 

评论(3)
热度(116)
©鼯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