颯爽と走る鼯鼠

。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写的很烂,而且慢

【Booker/Corvo】Songs in red and grey-1-

叽嘻嘻嘻嘻嘻两个萝莉控的救国之旅

早就想写这对的拉郎了,界外鲸又出去坑蒙拐骗了XD

被基友吐槽总是在作品/CP冷的时候萌然后再开始产文……哪有啦人家只是比较慢热而已XDDD不过这样也挺好的,自己写点自己萌着的东西并且还比较满意,我已经很幸福辣叽嘻嘻嘻嘻

1.

找到那个女孩,他们说,无数的声音在脑海里合唱着,音符冲高上升,广播四方,男人女人老人小孩,找到那个女孩,把她带给我,带带带带带带给我,时间,时间不多了,合唱渐渐低了下去,女孩,女孩,女孩,声音重复着,越来越低,女孩,女孩,女孩,女孩偿还赌债,马匹从赛道上跑过,轻盈地像一片羽毛,赌债,带给我那个女孩,偿还你的……

 

“停下!”

 

布克大汗淋漓地从梦里醒来,碎裂的墨水瓶在地板上留下了一大摊漆黑的污渍,沿着歪曲的纹路渗透进了湿润的木板里,他又忘了关窗,倾盆暴雨连同惨白的月光一起落进了这间狭小的办公室里。他站了起来,走到窗边,远方灯塔在风暴里颤抖着,海潮沸腾翻卷,腥咸的味道裹挟在暴风里扑面而来。布克双手抓住了窗框,用力地将它扣了起来。

 

该死,雨点敲打在窗户上的声音听起来就像子弹一样。他回到了桌子前,雨水把所有的东西都打湿了,布克拿起报纸,最当中印着的照片让他的眼睛一阵刺痛,一匹正在飞跃跨栏的骏马,三天前的报道,关于那场神奇般逆转的赛马。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这里的,但满地的酒瓶和烟头时刻提醒着他是如何度过这空白漫长的时光。

 

他输了,欠了一大笔钱,不仅仅是赌债,这只是欠款里最大额的一部分,还有酒馆和餐馆的赊欠,电费,零零碎碎的花费。这里所有人都认识他,布克知道自己无处可逃,他必须想办法还清这笔钱,否则总有一天他会变成灯塔下面的一具无名尸体。

 

把那个女孩给我们带来,那个声音又开始呢喃,悄声细语,我们就帮你还清所有的欠款。

 

啊,是了,那个女孩。布克揉了揉眉心,两天前有人在街上拦住了醉醺醺的他,那时候他正打算去下一家酒吧再喝一轮,两个陌生人拦住了他,把他拽到了小巷里。他喝醉了,动弹不得,任由人家把一瓶水泼在了他的脸上。街道上的欢声笑语远的像是另一个世界,他放弃了挣扎,“先生们,先生们,”布克咧开嘴,口齿不清地笑了起来,“就算你们现在杀了我,我也没办法还上钱,是吧?”

 

“我们是来帮你还钱的。”

 

棕发的女人嫌恶地皱起眉,不动声色地避开了布克口中弥漫的酒气。他听见她低声抱怨:“天哪,罗伯特,为什么我们每次找到这家伙他都在喝酒?”

 

布克耸耸肩,对着面前的棕发男人露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不妨说来听听,先生。”他生硬地说道。

 

他还有什么选择呢?如果这时候能有人给他一大笔钱,恐怕他连自己的女儿都能出卖。布克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对方的条件,去找到一个小女孩。他和对方约定好了时间,两天之后的午夜,会有一艘船带领他前往那个女孩最后出现的地方,女孩是金钱,只是那么一小会,他想到了——在酒精稍微退去一些的时候——他不能这么做,他必须彻底放弃这项不道德的工作——但也只是那么一瞬间而已。他需要钱,仅此而已。

 

所幸,布克今天又喝了好多酒,这虽不能使头脑保持冷静,却能使他的心坚硬如铁。

 

他猛地甩上了门,大步冲进了雨中。

 

+

一开始,想要在漆黑如墨的雨夜里找到一艘小船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寒风怒吼,布克抬起一只手挡住前额,可是巨大的雨点还是打在了他的脸上,疼痛驱散了酒精带来的迷醉感,他稍微清醒了一点,所以他尽量不去想那个女孩的事情,该死的道德感。这里连月光也没有,他只能勉强借着灯塔投射下的巨大光柱辨认前路,但这也并不能使他消除内心的焦虑,他的手枪已经被浇的透湿,这让他更加缺乏安全感。

 

他在栈桥前端停下,不远处,一盏风灯摇晃着,一艘小船像是一个幽灵一样滑了过来。风刮地猛烈,灯火在暴雨里颤抖着,一如风中残烛。他能听见船头不时撞到的木质平台上的声音,水花飞溅而起,闪烁透明有如破碎的玻璃酒瓶。

 

“是布克·德威特先生吗?”船夫将长桨横放,他的声音温柔沙哑,瓢泼的雨水将他的黑发浇的透湿,细细密密地贴在额前。他看起来更像是个外出郊游的绅士而非习惯粗重工作的船夫。“请上来,”他说道,“天气太差了,我们必须尽快出发。”

 

“我们要去哪?”

 

“顿沃城。”

 

他没听说过这座城市,不过话说回来,他也不是跑遍了美国各地。“那个女孩的名字?”布克决定要表现得专业一点,他弯下腰,在船头油灯细微光芒的指引下坐了下来。暴雨完全没有停止的趋势,小舟在海面上摇晃个不停,船夫拿起撑杆,把木船推离了码头,油灯一阵剧烈的摇晃,布克凝望着远方的黑暗,那里正有风暴在聚集。

 

“艾米丽·考德温。”

 

艾米丽,艾米丽·考德温,他在心里默默地记了下来,一个还算常见的名字,“可是……”可是什么?布克张了张嘴,,他以为那个名字要更长一些,比如?比如什么?名字就在喉咙间滚动,可就是没办法准确地抓住它。“她是个小女孩,”船夫轻轻地摆动了一下船橹,让船头微微调整了一下方向,“黑发,年纪大概十三岁左右,等我们到了顿沃,雇佣你的人会告诉你更多的信息。”

 

“你们会帮我还清所有的钱,对吧?”

 

“你会帮我们找到她,对吧?”

 

船夫的反问让他有些不悦,“那当然。”寒冷的风和寒冷的雨,还有空旷的天空下绵延的海洋。他听到远处海浪在灯塔的灯光下不停拍击着礁石。在船头,橘黄色的灯光穿透了倾盆大雨。布克闭上了嘴,他们正安静地通过灯塔,我们这是要去哪?啊,顿沃,顿沃城,有一个目标,不是吗?他尽量不去思考这次旅程的结果,但总有一种断断续续的不安感蔓延在心中,时不时轻刺一下心脏。

 

顿沃,艾米丽。去他妈的。

 

他恼怒的摇晃了一下脑袋,扯了扯衣领。

 

“您先休息一下吧。”船夫的声音从船尾传来,即使他们已经处在风暴的边缘,他的声音还是那么清晰。布克不喜欢他的语气,船夫看起来很年轻,只能从他那毫无皱纹的皮肤上推断出他的年龄大约只有二十四五的样子,那双漆黑的眼睛深邃而令人不安,似乎能看穿一切。“我们还需要行驶一段时间,睡吧,先生。”

 

他的尾音湿滑黏腻,就像在梦境中布克曾经听到过的那样,睡吧,先生,他说道,无数的回音合奏着,依稀可辨的海浪开始融合,睡吧,先生,把那个女孩给我们带来,他想要挣扎着睁开眼,可眼皮上仿佛被什么东西按住了一样,睡眠是短暂的,睡吧,先生。

 

哥伦比亚。

 

这是出现在布克脑海里最后一个词,哥伦比亚,他想到,在两天前,他们告诉我,我需要去……哥伦比亚。

 

海水温柔地攀上了他的手臂,布克闭上了眼睛。他睡着了。

+

“醒醒,我们到了,先生。”

 

布克睁开眼,不远处月光照映着高楼和钟塔,陌生的排水管和烟囱白张着空洞的嘴,随时等待着吞噬一切。这里是顿沃,他想起了船夫的话,他们已经到顿沃了。一座陌生,神秘的城市,现在像坟场一样安静。

 

“您的雇用人就在附近,如果您允许的话,我先告退了。”

 

他跳下船,船夫所说的雇佣人就在岸边等待着他。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雾气开始蔓延,粘稠浓厚,海岸渐渐隐进了黑暗里,不安感再次涌上心头,但他已经没有退路了,橘黄色的灯光已经消失在了黑暗的帷幕后。布克深深吸了一口气,一股油脂的恶臭,应该是某种动物腐烂后的味道。

 

有人站在不远处,手里提着风灯。布克迅速地走了过去,他能看见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身影站在海岸边,似乎只是在平静地等待着。

 

“我是布克·德威特。”他大声说道,同时主动伸出手,男人转过身,布克不由后退一步——在摇晃的幽微光芒下,那张银色的,形似骷髅头的面具显得尤为可怕。他将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和布克简短的握了握。在海风的吹拂下,几缕头发在空气中飞扬。

 

“科尔沃·安塔诺。”

 

从面具缝隙挤出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看来这也是这位科尔沃先生有心营造出的结果,你吓不到我,布克脸色平静如常,他的雇主应该也不希望这位追捕小女孩的猎手是个胆小鬼。所以他甚至冲着科尔沃露出了一个笑容,他不敢确定自己的表情是不是有些夸张,从封闭的面具下你看不出任何反应来。

 

“很高兴认识你。”他夸张地摊开手,“我想,我们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一个短的不能再短的停顿,科尔沃点了点头,他转过身。

 

“德威特先生,这里不安全。”他的声音稍微清晰了一些,“我们必须避开摄政王的卫队,跟我来。”

 

哦哦,摄政王。布克看了看科尔沃的背影和浸没在远方未知黑暗的港口,事情越来越有趣了,一种迫切、希望和神秘的兴奋贯穿了身体,不再是不安了,顿沃,他想到,或许在他回到家之后,也能在某张报纸的角落里看见相关的报道,王室丑闻,政变,什么的。

 

他迈开了步子,并且走的飞快。

-tbc-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