颯爽と走る鼯鼠

。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写的很烂,而且慢

她的丈夫没出过新墨西哥州

居然能在lofter上看到辐射的文还是邮差妹/Benny还是HE!【抽泣】此生无憾我要出去先跑个3000冷静一下!!大大窝可以和你握个手吗!【哭着跑掉】

有猫的大图书馆:

       你知道子弹射穿头盖骨的感觉吗?  其实并没有那么疼啦,反倒是剧烈的冲击力让我想吐。你看这里和这里,很明显吧?有时候我在想要不要用头发把它遮起来。我不知道我送的那东西到底有什么用,我只知道我一定要找他拿回来。


   科罗娜站在赌城区北门的大门口,她腿肚子有些发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几个试图硬闯赌城区的暴徒被守在大门口的机器人爆了头,血浆和脑髓飞溅到了她精致的裙子上的缘故。

  直到现在她都不敢相信她的邦尼居然想要杀了她,她还记得邦尼掏出枪的样子,邦尼叫她邮差,似乎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一样,不过她想不起来运送的东西是什么,即使是她一遍又一遍地回忆她依然是想不起来。

  “欢迎来到新维加斯。”机器人碾过还带着温热的尸体用热情又机械的声音一边说着一边替她打开了赌城区的大门。


  我原以为我不在乎死亡,但是在最后我还是害怕了,因为我想起了一个熟悉但想不起来是谁的身影,我本能地认为在找到他之前我还不能死,所以为了阻止本尼再次杀死我,我觉得我要先杀死他,至少,我要跟他谈清楚。


  科罗娜走进了军团的营帐,她头疼得快炸开了,眼睛花得几乎看不见东西,耳朵勉强能听到一些声音,不过大多数都是可怕的杂音。

  “科罗娜?你为什么把她带过来?她跟这一切无关!”邦尼气愤的怒吼让她难受得想吐。

  “本尼你忘了吗?伟大的恺撒把你的性命交给了我,那么我至少要来表达我的感谢。”她说

  “你这个婊子!”

  站在她身边的带着红色贝雷帽的大兵用他那不阴不阳的眼神扫视着营账里的一切,肩上扛着一个被打晕的女人。

  “啊,你来了,你已经下定决心了吗?”坐在面前看似是领袖的人让她略有些紧张,“不过,这是什么?”

  “本尼的女人,我微薄的谢礼,不过我们可否在完成我们的复仇之后再来继续这一感谢?”科罗娜略有些谦卑地说。

  “当然可以,而且我喜欢你的诚恳,你现在可以站到我身边来,不过你还带了朋友吗?”领袖似乎是看了看那个大兵。

  “是的,在诺瓦克,布恩的仇人趁他值班的时候绑走了他怀孕的妻子。”她扭头看了看大兵,“布恩能麻烦你把科罗娜放到本尼身边吗?他们好歹有告别的权利。”

  “这名字我听着有些耳熟。”

  “或许你听到伊利诺伊的艾拉会更熟悉?或者我应该提起我那个可爱的妹妹梵妮?也许我说那个被我崩了的百夫长叫什么来着?凤凰城的....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你的话有点过分了。”

  “我的父亲让我照顾母亲和梵妮但是我没有做到,我觉得只有复仇才能填补我内心的愧疚。”科罗娜停顿了一下,“你没有奇怪为什么你的护卫队会让两个人走进你的营帐吗?”

  科罗娜先是听到了巨大的爆炸声,然后哀嚎不绝于耳。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模糊地看到一个人将另一个人的头割了下来。

  “希望你能带给我导师灵魂的慰藉。”她看到这个人慢慢走过来,抓起她的胳膊,“我需要带走她十分钟,我希望你安安静静地在这里等着,布恩会看着你的。”


  不过和他谈过之后我就发现我并不讨厌她,甚至有些喜欢他的作风。我理解他的野心,但他本身的实力还没有达到那个水平,哦我无意冒犯。在这世上你总会与一两个人结下羁绊,我相信你们二位也一定是这样,我当然知道本尼有很多情妇,但如果你不是与众不同的那个我就没必要找你了。


  “邦尼你最近在忙什么?”科罗娜挂起他的格子西装。

  “一些很复杂的事情,我不希望你卷进来。”邦尼从后面抱住她用下巴磨蹭着他的脖子,“还有你知道我不喜欢别人叫我邦尼。”

  “你又把赌场那套东西带回来,我叫了这个名字这么久,你难道不是早就习惯了吗?”

  “是只有你叫了这个名字还能平安无事。”

  科罗娜被敲门声吵醒时才发现对话也不过是在做梦,那样令人怀念的梦让她不免产生了一些担忧,邦尼已经四个多月没有来过了,她不知如何是好。她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却看见自己站在门口微笑地看着她。

  “你是叫科罗娜对吧,我想和你谈谈。”

   站在门外的自己有一股让人无法拒绝的魅力,就算她腰间挂着独特的.45和博伊猎刀,科罗娜让她坐在沙发上并给她了一些吃的,她跟科罗娜讲了很多,像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死的父亲,已经没什么印象的母亲和从未见过面的妹妹,记忆中伊利诺伊州的好天气和家里的农场,她最近的遭遇遇到的不可思议的人和事,最重要的是她居然带来了邦尼的消息。

    科罗娜不记得是怎么送她离开的,她只记得自己的微笑真好看。

  

  那么我们来说正题吧,他现在很危险,不过那些人暂时还不会要他的性命,我想知道你是否有意向雇用我救他出来呢?你可以考虑一下,但是不要太久,因为这件事情还需要你的帮助。


  科罗娜不知道自己被关进了什么地方,周围狭窄有燥热,机器的嗡鸣让她烦躁,她想拍打或是大喊,但是身体绵软无力,她感觉自己就像是罐头里的双头牛肉一样任人宰割。

  “你自己也应该知道这个手术,虽然我能将这个几率控制在极小的范围内...恩...一些时候让小泰迪熊的记忆出现混乱。”

  “哪方面的混乱?”

  “她会下意识地将手术之前她所听到的你的经历和自己的经历弄混,特别是进行睡眠的时候”

  “难道我要让她原原本本记住那些东西吗?不,我可不这么认为,我要她完全忘记我这个人,其次是那些事情。”

    “哦我的可爱的小无脑人,你这种行为应该称之为善意吗?”

  “如果你用包若斯博士一样用‘共党的怀柔’来形容我的话我会更好受一些。”


  不过我向你保证,这是唯一一次,之后你将会有一个全新的身份与生活,再也不用为自己的男人而担惊受怕。

  

  渐渐地,科罗娜感觉眼前似乎有光,她顾不上光线的刺眼猛地睁开眼睛,熟悉的老旧天花板让她感到安心,被冷汗浸湿的睡衣令人有些不舒服,她愣了好一阵,确认这是自己所生活的那座牧场后才注意到来自丈夫有些焦急的目光。

  “又做噩梦了吗?宝贝?”丈夫半撑着身子抱着她,“你从后半夜开始就一直不安生。”

  “是啊,但是有好多地方都想不起来了,不过可笑的是在我的梦里你居然是一家赌场的老板,你猜猜那家赌场在哪儿?居然在维加斯,不可思议吧。”

  “的确有些荒唐,不过没事的,虽然我没法在梦里陪着你,但是现在你在我怀里不是吗?”丈夫把她抱得更紧了,好像怕别人抢走她一样,“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再也不会了。”她有些喘不过气来,便轻轻推了推他,推搡过程中她似乎听到他那边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

  “邦尼,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了。”

  “没事我去捡。”他一低头就看到了那枚圆圆的塑料片,那是赌场的筹码,该死的,我怎么还留着这东西?丈夫盯着筹码好一阵愣神。

  “那是什么?”

  “没什么,一小块废金属而已。”丈夫抓起筹码走到窗边将它用力扔出了窗外。

  新墨西哥州的天空依然晴朗。


评论(6)
热度(11)
  1. 颯爽と走る鼯鼠有猫的大图书馆 转载了此文字
    居然能在lofter上看到辐射的文还是邮差妹/Benny还是HE!【抽泣】此生无憾我要出去先跑个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