颯爽と走る鼯鼠

。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写的很烂,而且慢

那一刻我觉得我是如此愚蠢

虽说父亲节已经快过去一个星期了,今天打开Lofter上看到了这一个活动,随手写写吧。

我和父亲的关系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差,在上大学前在家里基本就是形同路人。他也从不过问我的生活学习,我也从不主动和他谈话,唯一的交集大概是晚上一起吃饭,或者我犯了什么错,他埋怨几句。后来我上了高三,每天晚上也不回家吃饭了。下了晚自习通常是10点了,他早就入睡,我还得点着灯继续学到12点才能睡。

那个时候看别人家的父亲,有的经常给儿子买营养品,有的经常晚上下晚自习来接,说心里不埋怨,肯定是假的。就连我妈,私下里也抱怨,说你爸基本上就没管过你,什么学习生活全是我在操心。我当时听着,也没说什么。实话说,我也早就习惯了生活里没有他的存在。不知道是不是女儿长大了父亲就会觉得尴尬从而自动淡化存在感,在我的记忆里,上一次有他一起出去玩已经是刚考上初中时的事情了。

我是个情感比较淡薄的人,或许他人付出十分,我才会还一两分。因此对于外界的冷淡,我从来不在意,即使是自己的亲人也一样。他平时对我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吃穿用度从来不缺,我也不是那种矫情的人,况且那段时间学习辛苦到根本没时间考虑这种问题,这几年下来我也习惯了,他不说,我也不说。

后来上了大学,我考上的山西的大学,这下得离开家到外地去上学去了。走的时候是我妈送的我,他也去了,在山西住了一天就回武汉了,走的时候也没说什么,我也不在意,毕竟从小到大他对我的态度就是放养,说不定送到外地去还遂了他的意思。我抱着这一点想法上了飞机,后来我妈来看了我一回,他没来。工作忙,我理解,就是觉得心里有些失落。

和过去一样,大学第一个学期他也没怎么过问过我在学校的生活,十一放假回家也是问钱够不够。我很平淡地说够,山西不用花什么钱,他就“嗯”了一声,继续去忙他的工作了。

后来终于放寒假回家了,他说要做菜。那天晚上做了很丰盛的菜,有鸡有鱼有肉,说实话三个人根本吃不完,之前也说了我和他的交流仅限于餐桌,他不停地劝我吃,自己就夹点素材拌点肉汤,我看着也心里不舒服,他还是不断劝我吃,说外面学校条件不好,多吃点补补。其实现在大学食堂虽说吃的不算好吃,但营养种类什么的也都还过得去。

我知道他是个好面子的人,故意放着那盘最丰盛的鸡不吃。我是个吃饭吃得很快的人,这家里人都知道。当时我想的是,他们都这么节约,如果一大盘菜只吃了一点,他们肯定会把它全部吃完。

事实证明我太蠢了。

那天晚上他的确把那盘基本没动的鸡吃光了,什么都没说。第二天晚上还是一盘鸡,我同样只吃了一点,基本没动,他和前一天一样什么也没说。我觉得自己很机智,很聪明,那个时候想的只是不想把自己和他放在一个不平等的位置,我不愿意他像奉献一样对待我,这总让我觉得他想补偿我,补偿过去好几年从来对我不闻不问的感情缺失。

也可以算我有点矫情吧,我总不愿他那样对我好。

后来第三天他就不再烧鸡了,我整整半个寒假没有吃到鸡。

我很不解,在年后终于找了个机会问他,他很平静地说,我以为你不喜欢吃,之前几次烧的你都不吃。

我忙说我喜欢我喜欢,我哪里不喜欢,他又问那为什么之前你不吃,我随便找个借口说刚从学校回来,太油的吃不习惯,其实烧鸡挺好的。

然后?然后在我回学校的时候,他没来送我,这一次我问了一下我妈,她说你爸不想来送你,我问为什么不想来送,其实我已经隐隐猜到答案了,可是我不愿如此轻易地否定过去那段自我怀疑和封闭的岁月。

我妈开着车,随口回答道不想来呗,你要去上学了他不开心。

在坐上火车座位的那一刻我哭得像个傻逼,那天火车上没什么人,我一个人肆无忌惮地趴在桌板上把眼泪鼻涕抹了满满一包餐巾纸。

后来回家的时候,他还是对我不闻不问,我也是和以前一样,平日不太和他搭话。但是去年父亲节,我第一次给他买了件礼物,就是个瓷杯子,天猫25包邮,现在还能在家里最显眼的角落里看到那个杯子,崭新崭新的。

这21年,我想,他就没有对我说过一句“我爱你”这样的话,但他非不爱我。作为一个父亲,作为一个传统的中国男人,他从来不会大肆表达他心里的想法,也不会上网路发布和女儿亲密的照片,他只会用最简单的方法确认自己女儿的想法。对于他来说,表达爱的方式就是给钱,做饭和简单粗暴地指出女儿的错误。虽然他的女儿曾经丝毫不理解他,甚至私下里埋怨过烦恼过,但好在时光慈悲,让她明白了藏在后面的爱。

不过这样就够了,还能向他要求什么呢?

评论(10)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