鼯鼠

。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写的很烂,而且慢

双城

昨日深夜与一位相识四年的友人打电话,缘起本来是前日心情恶劣,几近崩溃,他打电话来安慰开导我。山西的夜晚还是有些寒风,我穿着拖鞋坐在楼梯上和他聊了很久,谈到人生,谈到友情,谈到曾经一起度过的时光。我很感谢他,即使他的关心和劝告根本于事无补。然而我很喜欢这样和他交谈,不论谈话的内容,仅仅是坐在冰冷的楼梯上微笑着听电话,听他想办法措辞造句,这样被人关心着,心情就会好起来。

而我也很自然地转换着情绪,从一开始的悲伤到释然再到快乐,原本我以为这次夜话已经结束,该是互道晚安的时候了。然而在挂电话之前,他却告诉我在学校有一名有女孩与他关系暧昧,他们同一社团,平时出入并肩,策划活动,组织聚餐都是一起商量,非常默契。他问我该如何是好,话语间暗示可能会向女孩表白,将关系推进一步。作为朋友,我感谢他对我的信任,尤其是在这样不方便示人的情感问题上,他甚至开玩笑地说道愿意给我看女孩的照片,看看到底是“怎样一个可爱的小姑娘”。他越说越开心,甚至开始描述起他和那位女孩相处的点点滴滴。

比如说他给女孩买吃的,他帮女孩记作业,他帮女孩查资料,女孩,女孩,女孩。“那很好啊,这说明你们都有感情基础了。”楼道里闪烁的是白炽灯的光芒,天空里闪烁的是星星的光芒,我的手机屏幕上闪烁的是你的名字。远在重庆,被电灯照耀,被星星覆盖。

当他说他的学弟学妹都开始四处风传他们是一对的时候,我想,你还记得当年他们也这样传过我们的八卦么?不过你说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又怎么会提起那些曾经让你烦恼的事情呢?

我从来不相信《那些年》、《同桌的你》这样的电影营造出的美丽的回忆,它们的共同点是有一个阳光弥漫的清晨,一对两情相悦的情侣,一片葱绿如茵的树林,和一个唯美到悲伤的结局。然而现实的高中,有的只是成堆的试卷,永远不会结束的课堂,沉默的考试和偶尔的玩笑。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前途埋首书本,挥动着笔写着写不完的试卷,举着课本背着背不完的概念。那个时候谁还有时间想到感情,谁又有时间谈到感情,谁又能拿自己的前途去换一段虚无缥缈的感情。

还留下的回忆,就是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有一段接近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那个时候,班上的同学们总是抓住这片刻的光阴闲聊玩闹。做不出作业的抓紧时间抄答案,想要买零食的出门去了超市,夕阳照进了教室里,所有的一切渐渐溶解消失。

我们在高中的也是同桌,坐在一起,平素无话,我向来没有安全感,他也是经常晚上给我打电话,这个习惯一旦养成,就持续了四年。我总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总以为在你心里我是独一无二的,总以为他肯为我夜半打几个小时的电话,我应当是独一无二的。

他问我是否应该向女孩表白感情,作为一个忠诚的朋友我告诉他应当去表白,等待永远是最伤人的事情,接受将铺陈前行的路,何况,他说他愿意先相处一两年再谈感情,时间已经足够了,不要做让彼此后悔的事情,那女孩和他“非常默契”,默契到,他说,他们彼此交谈都知道对方下一句话要说什么。

原来我们认识那么多年,到头来都是一个零。

我还告诉他说,“不需要顾及表白后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没有尝试,永远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因为我就是太胆小了,我从来都不敢说。”

他问我是否有什么隐情,我笑着说没有没有,只是见得多了。太原的夜晚并不冷,只是有些发寒,炎炎夏日,有这样清凉的风不时吹过走廊,我应当是幸运的,而在重庆的你一定是快乐的。

我按照常识性的对话方式,建议他可以买巧克力、玫瑰花或是情书送给女孩来确认感情,电话那头的他说没关系她根本不会在意的,她是个吃货不明白巧克力的意思,她没有浪漫细胞送花没用,情书的下场就是塞进垃圾桶。

“所以你直接去说啊,直接告诉她就行了。”

他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如果有结果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

那些阳光,树林,白色的校服,练习册,试卷,这一切都是零,因为那时候我一语未发,因为在昨夜前我一语未发,因为在你说你喜欢一个女孩时的我一语未发。是不是因为还在打电话的原因,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竟然没有掉一滴眼泪,甚至连语气也冷静地和一个小时前没有任何区别,有学妹从走廊中穿过,带着奇异的眼神瞟了过来,又迅速地走开。

你或许从来不会知道有这样一个朋友曾经偷偷地喜欢你,喜欢到自卑到根本不敢告诉你,你说你的朋友有出国的,美国英国加拿大,她知道自己的学校比不上他们的学校,她开始努力念书背单词,她想考上武大的研究生,起码和你的朋友相比不丢人;你说四六级过起来很容易,她就拼命地去学英语,就为了可以换得成绩出来后轻描淡写地对你说一句“嗯我过了呢。”;你想要月饼鸭脖参考书,她去网上给你买,哪怕你吃完了什么也不说。

除了不敢说“喜欢”这两个字。

那个时候她回到宿舍,慢慢地趴在桌子上,台灯的光洒在地上,粉红色的睡裙皱皱巴巴地穿在肩上。此时已过午夜,万籁寂静无声,手机的歌声也低沉下去,化作零碎的音符散落在空气里。

就连孤独也如此惶恐和小心。

“晚安。”也许当初稍稍改变一些,现在也不是这样的结局了。而我现在已经是不喜欢你了,我知道你的心里已经有了别的女孩,我又该怎样责怪你呢?我唯有责怪我自己,你是早已不喜欢我了。有一天那些回忆都会坍塌,褪色,萎缩,我们再也想不起这夜的谈话,想不起过去夜晚的谈话,也许还会剩下这宿舍楼里的白炽灯,夜空里的星星,剩下太原的夜风,重庆的玫瑰花,剩下日升月落,剩下山川河流。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黄尘清水三山下,更变千年如走马。


评论(8)
热度(16)
  1. simple鼯鼠 转载了此文字
    说好的改变一直都没有兑现
©鼯鼠
Powered by LOFTER